●建置: 2001/03/20 ●更新:2009/06/3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 知性的 | 感性的 | 批判的

 
 

歲月在每個人的生命中留下了印記,也在每個人的身體髮膚上留下了痕跡。這些印記、痕跡,標誌了一段生命的成長和老去,也顯示了生命的枷鎖。於是當生理時鐘停止之際,枷鎖就已卸下,不再煩勞愁苦,一如花果的落地凋謝,自然天成。這不也很好嗎? 

 

 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footnote

 

 


 

送舊歲迎新生


●向陽

 

 

 
年杪歲末,猴年已到尾聲,接著而來的是狗年,趁著寒假,回到暖暖清理房子,灑掃之餘,無意中翻到了好友書法家李蕭錕抄錄我的〈歲月跟著〉一詩的書帖,蕭錕是國內中壯代書法名家,他的字蒼勁有力,寫這幅字之際應該是一九八四年,當時他擔任漢藝色研出版社藝術總監,我在《自立晚報》副刊擔任主編。我與蕭錕熟識,是因為好友畫家周于棟的介紹,此外也因此和另一位畫家小魚有了往來。蕭錕、于棟、小魚三人是文化大學美術系同學,我也畢業於文化,我們因詩文、繪畫和書法而來往,他們三人能畫、能文,也都能書法,因此我常請三人為《自立晚報》副刊撰文、題墨或插畫。蕭錕以我的詩作寫成字帖送我,因此讓我倍加珍惜,而留存至今。

從一九八四年到今天,一晃二十二個年頭過去,青絲轉成白髮,我已入五十之林,日月果然如梭,來回不停,卻又迅速消逝,不再重回。我看著蕭錕當年所寫的字帖,以及字帖上我所寫的詩,不禁也有光陰易替的些微感慨。

〈歲月跟著〉這首詩是我二十三歲時寫的詩,當時我還在服義務役,那是一九七八年冬天,中壢龍崗。行伍生活雖然忙累,但是我的詩思泉湧,因此寫下了不少作品。這首〈歲月跟著〉是其中較常被注意的一首。原詩如下:

歲月跟著

歲月跟著馬蹄不停地跑
滴答的秒針是蹄的聲音
馳過了三月的青翠森林
馳過了兒童粲亮的眼睛

歲月跟著犁耙沈穩地耕
雍容的分針是犁的鋒刃
翻閱著六月的綠色大地
翻閱著你我粗糙的掌紋

歲月跟著貓爪偷偷地移
緩慢的時針是貓的腳步
躡走了九月的天光雲影
躡走了老人眼角的水霧

歲月跟著永睍迴地繞
圓柔的鐘面是生命的枷
熟透的花果在十二月凋
土底的種籽正開始抽芽

當時還很年輕的我,何以寫下這首詩,現在已經回想不起來。可以確定的是,這首詩和我年少多愁,嘗試通過詩的隱喻,描繪時光的挪移有關。這首詩分成四段,每段每行字數都一樣,形成形式上整齊的句式;而每段都以「歲月跟著」啟句,則營造了與時間消逝略近的節奏感,念著念著,在字詞的跌宕、起落之間,時光的奔跑、挪移,因而也就凸顯了出來。

於今想來,果然如是。從童年到青壯,從青壯到垂暮,時光歲月一時一刻過去,而且刻不容緩、刻不停留。

我的童年在中部的山村渡過,青山綠水、茶香書香,繚繞身旁,童年時期待時光能像馬蹄一樣,不斷奔馳,快速翻轉,每到年末,就期待新年到來,不是因為新年有紅包可拿、有新衣可穿,而是因為過了年就多了一歲,就又長大了一年,更像個大人。過年,意味著成熟,因此時刻都是輕快的歡樂。這種歡樂,如同三月的森林,清翠蔥蘢,滿帶著蓬勃朝氣,總希望時間的馬蹄,秒針一樣,滴答前行,不要停下,最好一覺醒來就成為大人。那個時候的我,懷抱著夢想,盈滿在眼中的都是憧憬,未來是美麗的,眼睛總是粲亮著。

進入中年之後,這才發現人生充滿坎坷、歲月盡是困頓。從無憂慮的少年漲成為大人,進入社會,迎接的其實不是美麗的未來,而是責任的開始,馬蹄般的時光已去,牛的肩頭扛著犁耙,必須忍辱負重,也必須一步一步沉穩前行,輕忽不得。每到年節,不再是無憂的歡樂,多了一些反省檢點,也多了一些戒慎恐懼,時光彷彿犁的鋒刃一般,切割著腳下的田土,也切割著中壯的心境。這種心情,是在夏日的田畝中揮汗的心情,有耕作才有收穫,磨到掌紋都粗糙了,才可能看到綠色的大地。因此,這時候就覺得時間不夠用了,希望時間走慢一些,以分針的速度,多留些可以處置事務的空間,讓自己遊刃有餘,從容掌握一切。

如今的我尚在中壯之年,但已經開始感覺時光飛逝,無影無蹤,如貓的躡足而行,恍惚中一年快過一年,才剛送走去歲,而新辰已經又來;才剛告別春天,而秋月又已圓亮。天光高朗、雲影飄幻,轉瞬之間,老也將至。回想半生,就有蹉跎時光的遺憾,到了年關將屆之際,更有良辰不再的驚惶。這樣的心境,是時針的心境,挪移看似緩慢,一轉眼則已然又位移了一大段時光。年輕時我假想這樣的圖像:歲月躡走了老人眼角的水霧,應該不僅是生理狀態的蒼老,而同時是心理狀態的蒼茫。這個階段的年的意義,是和遠去的青春告別,是和壯麗的中年告別,留下的可能是回憶,陪伴著眼角一滴清淚。

但可能也不盡然如此,我撫摩蕭錕兄遒勁的字跡,歲月可能已帶來圓熟的智慧,讓人擁有充足的能力去析解生命的意義,而不只是生理的衰頹老去。這首詩末段以圓熟的鐘面暗喻歲月的輪迴、生命的輪迴,無始無終,浩瀚無窮,也許才是永恆的真理。歲月在每個人的生命中留下了印記,也在每個人的身體髮膚上留下了痕跡。這些印記、痕跡,標誌了一段生命的成長和老去,也顯示了生命的枷鎖。於是當生理時鐘停止之際,枷鎖就已卸下,不再煩勞愁苦,一如花果的落地凋謝,自然天成。這不也很好嗎?曾經走過的歲月,仍然繼續以日跟月相追的方式來回穿梭,新的生命繼續出現,繼續奔馳,一切還是那般的清新。送掉了舊的歲月,迎接了新的生命,這不也是大自然共通的理趣嗎?

在歲杪之際,無意中翻到的老友字帖,裡頭蘊藏著我的青春,儘管已經在歲月的挪移中消逝,卻因為重新展卷而讓我回想到當年的勝景,重新整理我的思路。這寫於二十八年的詩作、書於二十二年前的字帖,其實也留下了已逝的時光和友情,供我咀嚼,云舊實新,浩瀚難名。送舊歲,迎新生,亦復如斯。

 

●2006/01/17 南松山 ●2006/01/《人間福報》副刊

 


 

 

在塵煙漂浮之間
石頭記五則
旅人手記
昨夜西風
人與土地的吟哦
山谷歲月
微雨
千禧四想
暗室出口
來唱美麗島憤怒的歌
夢想的版圖
笛韻清聲
雲的家鄉
茶香攜帶我的童年
山村車光寮
到花蓮的路上
暖色調的冬陽
旅人的夢
在寒流中聽冬天的歌
平埔族母子的憂戚
春來日暖
送舊歲迎新生
懷念金陵先生
追思信疆兄

 

®Xiang Yang Workshop 2001-2009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