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樂園

:台南秋茂園的晚春悲歌

劉名峰

 

母親啊母親

您永遠活在我的心靈

當我發怒或流淚

歡樂或愁苦之時

我未曾將您忘記

冥冥中您總是跟我在一起

所以失敗時

我既不屈撓也不畏懼

所以得意時

我不敢違背您的訓誨

縱令在孤獨之中

我也不曾迷失生命的荒野

默默地垂手而立

在您明淨的靈鏡之前

母親啊我至愛的神

請您告訴我

您底兒子的所言所為

是否本乎良知是否

合乎義理

這一段文字,是刻在秋茂園的景標─母子像下的大理石上。它象徵著園主黃秋茂對母親的思念與崇仰之心。文字豐富的精神意涵是遊客們常忽略的,而代為管理園內事務的商業團體,似乎對於「企業化經營」與「破壞景觀」,有著高濃度的興緻。因此,秋茂園與母子像下剝落褪色的字體,有著相同的命運,它們共同吹起哀傷的號角,在蔚藍的海濱無力的存在著。

人間淨土

一般人提到台南安平,很自然的會聯想到安平追想曲、漁港、海水浴場、安平古堡,但卻顯少有人會提到座落在防風林外的秋茂園。秋茂園宛若一顆曾經發亮的夜明珠,喚醒著人們消失已久的記憶。

民國六十五年,旅居日本的華僑黃秋茂,在政府機構的幫助之下,於台南市安平的海濱建設台灣省內的第三座秋茂園─海濱秋茂園,藉以回饋故鄉之友。在開園的初期,園內千餘株可供摘食的果樹、仿日本萬博會場的滑梯、猴園、各式各樣的神話人物造型、栩栩如生的動物塑像以及魔法屋等,曾經是當時遊樂稚子們的快樂泉源。

另外,更值得一提的是,園內還設置了「友愛大涼亭」與「養正堂」等特殊教育場地,專門提供給遊客作為郊外講習、詩歌詠吟與園藝慶祝之用,這對當時文教風氣尚稱薄弱的台南市而言,具有良好的啟發功用。而從黃秋茂的手稿《回憶!人生哲學》中,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,對於啟聰學校、榮民之家,秋茂園亦作了數十次良善的正面貢獻。

教育理念,一直是黃秋茂所堅持的,因此在規劃園內的設計時,秋茂園有別於他處的名勝遊樂區,而保有自己的特色。一進大門口,即可看到左手邊有著一隻模型烏龜,烏龜上扛著一本書,書的兩旁各有一座娃娃塑像守著,而書頁上即寫著中、日兩種文體的文章,其內容主題有「倫理與道德」、「敬神」、「宗祖」、「人生的意義」、「權利與義務」等,撰寫者當然是黃秋茂了,他總是不厭其煩的叮嚀著寶島上的人民,由此我們也可窺知作者的信仰觀與勸人為善的苦心。而聳立在園內東半部的巨大水牛與牧童的塑像,則具有來源典故。它們代表著黃秋茂幼年生活的寫照,塑像的製造,除了有鞭策自己更加精進的意涵外,更具有警世的作用,勸勉人們把握可以讀書的黃金歲月。

豐富的大自然景觀資源,也是秋茂園寶貴的特點之一。園內露營區與園外海濱地帶的相結合,形成了一大片的觀光資源。在晴朗的天空、廣闊澎湃的青色大海與潔白如雪的沙灘交織下,當時的秋茂園彷彿成了「福爾犘莎」的代表。也難怪長期在秋茂園服務的義工─李鳳樓伯伯會說:「在民國六十七年到七十一年間,我曾經做過統計啊,每天幾乎差不多有八萬到十萬的人來秋茂園,有的甚至從屏東那邊包遊覽車過來的咧。」

驚人的人潮數據,表示著秋茂園確實曾經風光一時,並且在府城的名勝史蹟中,佔有相當的地位。

受詛咒的伊甸園

民國七十六年七月,黃秋茂受託管理期滿,於是便將秋茂園的管理權奉還給市政府。民國七十八年接手管理的民政局,為了鼓勵民間投資,便與商業團體簽訂合約,將管理權讓渡出去。首先接管秋茂園的是「鼎亞育樂公司」,它的經營時間不到一年,對於園內的一切,變更不大。之後簽訂七年合約,於民國八十年五月取得秋茂園管理權的「海旺角育樂公司」,則帶給了秋茂園,無止盡的噩夢與永恆的傷痛。

海旺角公司一開始,就以「海濱度假村」的經營藍圖,來改造整座秋茂園。「改朝換代」的氣息,讓你一進大門就可嗅得到。樹立在門口旁的大海龜所頂的書頁,已不再有黃先生的筆跡,取而代之的,是一幅完整的遊樂地圖,它告訴了遊客,園內的東半部有環島列車、摩天輪、碰碰車、滑草場、小木屋;西半部有雲霄飛車、滑水場、騎馬場、馬術訓練場、拖曳傘飛行場、卡拉OK等,可供玩樂。許多數不盡的現代化遊樂設施,好比發霉的菌類,迅速的繁殖在每個可利用的角落。

過於高科技的建設,成功的擄獲了每個遊客的心,以往園內重視的心靈教育活動,已成為空談。在台灣,謀利的商業行為通常是環境保護的一大殺手,秋茂園在海旺角公司的管理制度下,走上了不歸路。民國八十五年八月十四日,台南市民政局以「嚴重違反合約內容」的名義,提前終止了與海旺角公司的契約,收回了「滿目瘡痍、慘不忍睹」的秋茂園。

民國八十六年四月份,台南市民政局曾經做了二次小規模的拆除違建的活動,那些少部份被摘除的廢鐵,現在仍然堆積在園內的角落,成為景觀之一。而大部份的人偶、動物的模型,也遭到破壞,輕則斑駁掉色,重則鋼筋支架外露、擺設走位,成為一座座殘缺不全的塑像。

至於象徵心靈教育的「養正堂」,也早已拉下厚重的鐵門,蒙上了暗淡的色調,它的功用,似乎已被人們所遺忘。猴園堛熊U子呢?李鳳樓伯伯說:「最可憐的,是那些小猴子噢,一隻隻的死掉,我都把牠們埋在這堙C」李伯伯指了指友愛亭旁的小土丘,做出無奈又疼惜的表情。小生命的死亡,似乎帶著一種宣示、一項控訴─自然的生命體遭到嚴重的凌虐,美麗純樸的景緻將成為歷史。不是嗎?當你看到猴園變成垃圾場、池塘的水已乾枯、營養不良的果樹、一大堆生鏽腐蝕的遊樂設備,以及隨處可見的髒亂與早已「不修邊幅」的樹枝時,你會怎麼想?

一齣由不肖商人與缺乏公德的民眾,聯手編織的戲碼,正在秋茂園「熱烈的上映」中,它帶給人們的,是一連串的失望與疑惑。「怎麼會這樣呢?」一位帶著小孩的年輕媽媽遊客說:「我記得以前不是這樣子的耶,那時候秋茂園很漂亮、很乾淨的,到處都是綠油油的花草樹木,尤其是每次學校放假的時侯,我們最愛來這裡野餐了,可以摘水果、餵魚、看猴子,甚至脫光腳ㄚ子去玩水,都沒有人會管你…」當這位少婦沈浸在少女時代的回憶時,她的小孩正不停的轉動著純真的眼珠,四處的看著。彷彿在尋找母親在來秋茂園的路上,告訴他的那些美好的畫面。

如今,零星的遊客,一堆堆的狗屎與滿地的落葉,早已是園中道路上,悲涼的點綴了。

不可知的未來

面對現已衰落頹敗的秋茂園,官方的態度是趨向保守的。台南市民政局自治事業課的余先生,在訪談時提到:「秋茂園因為是名勝地點,所以在都市計劃堿O被列為保存區,不能隨意變更、開發的。」也因為這樣,使得秋茂園目前正處於進退兩難的階段,而無力改變現狀。

正當政府單位人員在傷腦筋之餘,遠在海外的黃秋茂可有感受到秋茂園的哀嚎之聲呢?現年已八十二歲的黃伯伯,是否也曾經徘徊在園內,望著那些被破壞殆盡的原始景觀,而傷心落淚呢?台南,是他老人家的故鄉,或許,他萬萬也沒想到,夢裡的樂園,會在自己的發源地失落吧?

秋茂園的興起與沒落,與整個大時代的氛圍,是相呼應的。在民風尚是純樸的年代,秋茂園是快樂的天堂;當功利急進,一切講究速食的社會風氣,席捲整個台灣時,秋茂園即開始步入五光十色的炫彩堙A終至蕭條淒涼。秋茂園發展至此,我們已無力去追問:誰該負責任?這是誰的錯?而是應該以最具體的行動,去改造、搶救這塊被玷污的淨土。

 

 

 

 

《第一代毛毛蟲》

98'靜宜大學中文系報導文學班作品

輯一:南鄉之魂

南鄉之魂:歸去來兮他里霧    

失樂園:台南秋茂園的晚春悲歌  

餘暉中的鹿港 

櫂歌吟罷風猶存:鹽水古鎮  

戰天鬥海禍福倚:笑看古今臺中港       

聖母聖殿:萬金大教堂  

交錯時光的魔鏡: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 

 


 

•Copyright 2009     向陽工坊 All Rights Reserved •